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忽然花开文学网

当前位置: 忽然花开 > 小说故事 > 小说 >

猎物

时间:2020-04-23 09:39来源: 作者:流浪的松鼠 点击:
有句俗话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在李县长偌大的世界里,谁是螳螂谁是蝉,谁又是黄雀呢?《猎物》这个故事并没有给出明确地答案,但我在吞云吐雾里想了又想,李县长的世界有些奇妙,在他的世界里,好像人人都是螳螂,人人都是蝉,又好像人人都是黄雀了。 李县长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
  有句俗话叫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”在李县长偌大的世界里,谁是螳螂谁是蝉,谁又是黄雀呢?《猎物》这个故事并没有给出明确地答案,但我在吞云吐雾里想了又想,李县长的世界有些奇妙,在他的世界里,好像人人都是螳螂,人人都是蝉,又好像人人都是黄雀了。

  李县长正值壮年,精力旺盛,他体内的雄激素似乎分泌的也特别多。雄激素多了总得找个地方释放,不然的话那阴阳可就不平衡。阴阳不平衡的人身体就会出毛病,就会五心烦热,焦躁不安。

  李县长的工作比较繁忙。什么开会呀,作报告呀,考察呀;什么迎接检查呀,接见来宾呀,开业剪彩呀,等等不一而足。李县长整天忙得不亦乐乎,但这些工作对李县长来说就像是游山玩水,又像是修身养性。这些活动释放不了李县长体内蠢蠢欲动的雄激素,相反的,李县长体内蠢蠢欲动的雄激素似乎更加地蠢蠢欲动了。

  李县长有自己的一套独特的好方法,来释放自己体内强大的蠢蠢欲动的雄激素。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好方法呢?其实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县城里,李县长的好方法早已是皇帝的新装了。

  暗地里,李县长把自己比做一个优秀的猎人。凡是李县长看准的猎物,都逃不脱李县长的猎杀。有了那些猎物,李县长阴平阳秘精神乃治。现实生活中的李县长总是那么的心平气和,总是那么的和颜悦色。

  这一日,李县长又像往常一样,亲自带队检查城区各商家的经营行为。在李县长最近几年的工作督导下,县城各行各业的经营面貌日趋文明,欺客宰客虚假宣传等各种违法经营行为已大大减少,这也成为李县长上任以来的政绩之一。

  大街上人来人往,李县长像饥渴的饿狼,穿行在城区的大街小巷。李县长知道,说不定在下一秒钟,就会有一个、两个、或是几个,令他心动的猎物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  从一个商铺到另一个商铺,从一条大街到另一条大街,李县长前后左右地搜寻着自己的最爱。他的随从们也都装模作样地跟着李县长走走停停。看看商家的营业执照,看看从业人员的健康证,看看法人的税务登记证,李县长和他的随从们忙得不亦乐乎。其实,李县长的随从们个个都心知肚明,李县长对商铺的各种检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“女人”之间也。

  前边不远处就是黑老四包子铺了,县城里的包子铺不下百家,唯有这个黑老四包子铺在李县长的心里挂了号。黑老四五十多岁,早年间贩过水果贩过沙石,全都因经营不善而关了门。后来这个黑老四听说“生意做遍不抵卖饭”,便和自己又黑又丑的老婆在这里开了个黑老四包子铺。

  想到这个黑老四包子铺,李县长就一肚子的不爽。一个半大老头,再加上一个黑且丑的婆娘,怎么看怎么都不顺眼。去年,黑老四包子铺就因为包子皮上有一个小小的碱斑受到过严厉的处罚。

  “嘿嘿……”李县长心里冷笑一声,“今天看你怎么样,若再有违法经营就直接取缔!”

  “大家都把眼睛擦亮一点儿,决不能放过一个不良商家,要保证人民群众餐桌上的安全。”李县长对他的随从们交待一声,便第一个跨进了黑老四包子铺。

  “吆,李县长辛苦了,大家快请屋里坐。”黑老四也是一个识时务的人,见李县长领着一帮人鱼贯而入,忙起身打着招呼。

  黑老四的老婆拎着茶瓶要给李县长倒水喝,李县长皱起眉头,摆着手说道:“我们是来检查工作的,不是来喝水聊天的。看看你这个包子铺,乱七八糟的,哪里有一点卫生的样子?”

  “快把你的茶瓶收起来,”黑老四冲着他的老婆说道,“快上楼把小樱子叫下来,让她给各位领导介绍介绍咱们包子铺的经营状况。”

  “李县长有所不知,”黑老四又向李县长介绍道,“小樱子是我的侄女,大学刚毕业,来我这里体验生活。”

  楼梯上响起了翠而清晰的脚步声,李县长不抬眼向上看,倒还像个堂堂正正的大县长,他寻声往上看时,双眼竟露出了吃人的凶光。

  只见一个年轻女子手扶着楼梯栏杆缓步下楼而来。那女子二十左右,一身素装。但见她,该胖的地方绝不瘦,该瘦的地方绝不胖;该大的地方绝不小,该小的地方绝不大。一双俏脸,不施粉黛而娇美。一头秀发,不做烫染而飘逸。那胸前的两根锁骨若隐若现,极像两只翘翅欲飞的蝴蝶。那双眼,透着光,射着电。

  李县长不觉看直了眼——好一个天生尤物——那女子人未下楼银口先开:“各位领导,各位大哥,小妹小樱子,不知道各位大哥今天来此,有失远迎,有失远迎。”

  李县长回过神来,竟应道:“小樱子不必客气,我们也是为了工作。”

  小樱子漫步走了过来,提起茶瓶又说道:“让小妹给各位大哥沏杯茶,解解乏。喝茶总不影响各位大哥的工作吧?”小樱子一边说话一边“咯咯咯”地笑了起来,“喝完茶各位大哥该怎么检查就怎么检查。”

  李县长坐到了一张桌子旁,应口道:“再不坐下喝口茶就显得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儿太不够意思了。”

  李县长的随从们见李县长落了座,也都嘿嘿哈哈地跟着李县长依次坐下。

  不知道是李县长有意为之,还是小樱子无心而做,给李县长递茶杯时,小樱子的手和李县长的手竟然鬼使神差地相互接触了一秒钟的时间。小樱子微微一笑,又接着倒茶去了。

  “我叔叔做包子的手艺在我们老家可算是一绝。十里八乡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想尽着办法和我叔叔套近乎,都想学学我叔叔的手艺。为此,我婶婶没有少吃我叔叔的醋。”

  小樱子很健谈,没有说上三句话,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哈哈哈地大笑起来。

  “我叔叔把包子铺搬到县城里,就是要躲开那些粘人的大姑娘小媳妇。”

  李县长笑着说道: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们今天还真是没有白来,竟然遇到了一个做包子的高手。”

  “我说好不算好,如果各位大哥愿意尝一尝我叔叔做的包子,您们给出一个‘好’的评价那才叫真的好。”

  李县长摸摸嘴巴,又看看小樱子,喉咙里“咕咚”一声咽了一口唾沫说道: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想尝一尝这传说中的‘黑老四包子’了。既然我们是来检查食品卫生的,不亲口尝一尝怎么能有发言权呢?”李县长又问他的随从们道:“你们说是不是?”

  “那是那是,”李县长的随从们也都附和着说道:“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”

  小樱子不失时机地端出一盘包子,分发给众人道:“这是刚出锅的蘑菇馅儿包子。我叔叔可以做出上百种花色的包子呢。”

  “真好吃,真好吃。”李县长接过包子咬了一口便说道,“比我们食堂里的包子好吃多了。哦,对了,”李县长又若有所思地说道,“我们食堂里做包子的师傅退休了,就看你叔叔愿不愿意到我们的食堂里上班?”

  “能为李县长服务,能为全县人民服务,那是我叔叔上辈子修来的福气,哪有不愿意去的道理?”

  “好,明天就去上班。”李县长对黑老四交待了到食堂上班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后,又带着他的随从们到别处检查工作去了。

  黑老四和小樱子送别了李县长一行人等,回身关了包子铺的大门,黑老四苦笑几声,对小樱子道:“李县长的为人今天你也看到了。嗨,叔叔也是迫不得已呀,真是难为你了。”

  小樱子的面上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,说道:“没事的,叔叔,这个机会对我来说也不容易。如果没有这个机会,也许我一辈子就要辛苦打工度日了。”

  “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办呢?”黑老四想了一会儿,又对小樱子说道,“明天你再联系一下李县长,就说我想接他吃顿饭,以感谢李县长对我们的照顾。”

  “好的,叔叔,明天一早我就去找李县长。”

  遵照李县长的意思,黑老四把饭局设在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宾馆里。傍晚时分,李县长一身简装,独自一个人驾着车如约而至。

  小樱子不仅健谈,酒量还很是了得。李县长坦言,他还未曾遇到过如此文武双全的女子。你来我往之间,小樱子早已面红如妆,李县长也已显出七分醉态。

  “我已经喝醉了,绝对不能再驾车。虽然我是县长,也要遵守国家法律法规,待会儿还要麻烦黑兄送我回家。”李县长虽已醉眼迷离,说起话来仍然条理清晰。

  黑老四说道:“我没有驾照,待会儿让小樱子送李县长回家就是。”

  “那可使不得,”小樱子嗔怒似地说道,“叔叔想让县长夫人扒了我的皮吗?”

  李县长也大笑了起来。小樱子又对黑老四说道:“叔叔安排两个房间,今晚我来照顾李县长,叔叔只管到前台买单便是。”

  “买什么单?只管记在我的账上,到时候少不了他们一分钱。”李县长说完话,便仰着头,靠在椅子上闭上双眼,呼呼睡起了大觉。

  “叔叔也早点回家休息,婶婶还在家里等着呢,我扶李县长回房休息便是。”小樱子扶起李县长,左手挽在李县长的后腰上,李县长倾斜着身子,右手臂搭在小樱子的脖子上,右手掌像条死鱼一般垂在小樱子的胸前。两人几乎是头挨着头,一步一步地向刚开好的房间走去。

  进得房间,李县长竟然没有了睡意,他把小樱子推到在床上,手脚也变得不老实起来。小樱子像条泥鳅一般,呲溜一声从李县长的身下挣脱开去。李县长翻了个身,又满屋子追耍着小樱子,小樱子“咯咯咯”地逗笑着,和李县长捉起了迷藏。

  李县长终于捉住了小樱子,她已经成为了他的猎物。他要先欣赏他的猎物,然后再像猎人一样,慢慢享受慢慢品味自己的猎物。

  “现在不行。”小樱子一改刚才的嬉笑神情,面色平静如水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五岁的时候,我的父母在一起车祸中双双离世,是我的叔叔婶婶把我养大成人。我还没有好好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,就嫁给一个男人,我这样做怎么对得起他们呢?”

  李县长看着身下的小樱子。此时的小樱子像一只温顺的小猫,睁着一双哀求的眼睛,正可怜巴巴地望着李县长。李县长突然对小樱子有了一些莫名的变化。

  刚看到小樱子的时候,李县长对小樱子完全是一种玩弄的态度,而现在,则多了一些欣赏。现在的小樱子,已经成为李县长心中高高在上的女神了。

  李县长酒意全消,作为一个男人,他要有所担当。“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报答你叔叔婶婶养育之恩的机会。”李县长考虑了一会儿说道,“我的办公室里缺一个秘书,你到我的办公室上班吧。再一个,我们食堂的业务准备外包,到时候都包给你叔叔吧。”

  如果说李县长在黑老四包子铺对小樱子的承诺,算作欲玩弄小樱子的诱饵的话,那李县长现在对小樱子的承诺则是实实在在的爱的表达了。

  爱是神圣的,爱是不容亵渎的。李县长从小樱子的身上爬了起来,把她送到了另一个房间。

  再次回到自己房间的李县长彻底失眠了,他在心里为自己今晚的所作所为点了无数个赞。李县长的心里有了一个愿望,他要给小樱子叔侄一家最好的生活。

  从此,小樱子叔侄一家成了县城里的大红人。在这个县城里,没有小樱子叔侄一家办不了的事情。许多人莫名而来,恳求小樱子一家帮他们解决,他们自认为比登天还难的难题。小樱子一家也乐在其中,不断地获得一些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好处。

  人的欲望是填不平的沟壑。小樱子一家替别人办的事情越来越多。多行不义必自毙,终于有一天,小樱子一家东窗事发,锒铛入狱。李县长和小樱子一家早已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自然也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。

  写到这里,《猎物》这篇小说也该完结了。李县长的世界多像一个多米诺骨牌,多像一个循环往复的生物链。在李县长的世界里,到底谁是赢家呢?

  

(责任编辑:池墨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鹿鸣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发布者资料
流浪的松鼠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:2016-10-23 19:10 最后登录:2020-04-19 12:04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  • 弱水悠悠

    “这曲子,我记得。”木庚还记得,那年秋,水珠由杨村小学转到公社读初中,学校组织歌...

  • 要是哥

    要是是我们当地的俗语,相当于汉语中的假如、假设、如果的意思。 有这么一个人,平常...

  • 林厅长的心结

    林厅长的心里有一个埋藏了二十多年的心结,这个心结深埋在林厅长的心底,那是他心中一...

  • 闯进男人世界的女人

    一、 很偶然的机会,王肃强结识了两个女人。 一天傍晚,飞达公司总经理张世奇带着年约...

  • 绽放的玉兰花

    做人难,做女人更难 。 玉兰还没有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完全解脱出来,来说媒的就接踵而...

  • 贤妻良媳(短篇小说)

    狗剩媳妇天刚放亮就爬起来了,用脚蹬了蹬正在流着哈拉子、吧哒着嘴儿做啥子梦的狗剩子...
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