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忽然花开文学网

当前位置: 忽然花开 > 合作征文 >

灯蛾(创业)

时间:2019-10-09 14:03来源: 作者:当年北乔峰 点击:
夜,已深。 她屋里灯亮着,灯光吸引了许多小飞蛾,在灯周围不住盘旋着。 她毫无睡意,出神地看着这些飞蛾义无反顾地扑向灯,又被灯的高温给烧成了灰,化做了一缕淡淡的青烟……。 她觉得自己就像飞蛾,也义无反顾地飞向令她痴迷的火焰,最终被这“火焰”烧得

  夜,已深。

  她屋里灯亮着,灯光吸引了许多小飞蛾,在灯周围不住盘旋着。

  她毫无睡意,出神地看着这些飞蛾义无反顾地扑向灯,又被灯的高温给烧成了灰,化做了一缕淡淡的青烟……。

  她觉得自己就像飞蛾,也义无反顾地飞向令她痴迷的火焰,最终被这“火焰”烧得伤痕累累,以致万念俱灰。

  心,是受了伤的心。她就是个伤了心的女人。

  伤了心的女人,心里藏着太多愁。所以她还喝了酒,想一醉解千愁!

  酒,喝了,愁没解开,因为等天亮的时候,她还要照顾儿子,还要做很多的事情。

  灯光被窗外阳光取代的时候,就已经说明天亮了。

  天亮后,她匆匆梳洗完毕,先把儿子送到学校,然后就到她经营的包子铺去做包子。

  她做的包子个大,很香,很好吃。却很少有人来光顾。

  她早就习以为常,满不在乎,总是躺在一张椅子上似睡非睡,似乎外面的世界都是在梦里。

  这时候,包子铺外面有了脚步声,很沉地脚步声,显然是个男人的脚步走过来。

  走进来的果然是个男人,这男人光头多髯,穿戴邋遢,进门随便一坐,对她说:“嗨,来三个包子和三瓣蒜儿!”

  她便起身,用盘子盛了三个包子,又拿了三瓣蒜,放到男人的面前。

  她没有言语,又坐回到椅子上,缓缓闭目,似睡非睡。

  男人吃得很快,吃完后男人从兜里掏出三百元钱,放到桌上,说:“老板!算帐!”

  “三个包子,一块五。”她没睁眼,缓缓地说。

  男人乐呵呵地说:“嗯,你做的包子很好吃,我明天还会来!”

  “哦,谢谢!”她没睁眼,应付的回答。

  男人已走,她从椅子上起来收钱的时才发现,桌上那放的不是一块五毛钱,而是红艳艳的三张百元大钞!

  她的心不由一荡,不由得向男人离去的方向望了一下,心里顿时波涛汹涌。

  第二天,她送完儿子到学校,早早来到包子铺,她没有躺到椅子上闭目,而是在店门口不住张望,她要望见那光头多髯,穿戴邋遢的男人。

  男人始终没有出现,她的心始终不能平静。

  傍晚的时候,男人来了,乐呵呵的。手里提着一个大塑料袋子,把她一天做的包子全买走了,又在桌子上放了三百元钱。

  她叫住男人,说:“我的包子值不了那么多钱!你把多余的钱拿走吧!”

  男人笑呵呵地说:“多余的钱,就放在你哪儿,我下次再买,咱再细算!”

  男人几乎天天到她包子铺吃包子,每次给的钱都有多余的,最后帐也分不清楚了。分不清楚了,她也不问男人要钱了,男人也就随便吃。

  有时候男人几天没来,她忽然挂念起男人来,不由得在店铺门口张望,把做好的包子放到男人常坐的桌子上,放凉了又去热,一连好几回。

  有一天,傍晚,夕阳染红半边天。男人来了,老远就听到了沉重地脚步声。

  她看到男人很惊讶,因为男人换了身新衣服,剃了胡子,光头还是光头,总之,很帅气,很精神。

  男人笑呵呵地说:“今天我生日,咱吃包子喝酒可好?”

  她说:“好,吃包子,喝酒!”

  于是,吃着她做的包子,喝着她买的酒,很快两人就有些醉意。

  两人醉眼朦胧互相望着,仿佛是在梦里,很不真切。

  男人说:“你在这儿忙活,孩子谁照看啊?”

  她望了一眼男人,叹了口气,说:“这两天他奶奶照看,孙子跟着奶奶天经地义,不是么?”

  男人说:“是的,咋不见孩子他爸呢?”

  “孩子他没有爸!”她冷冷地说,眼圈红了,泪在眼里打着转。

  男人像是犯了错,低下头,双手转着酒杯,不再说话。她缓缓站起身,走到昏黄的灯光下,灯周围已有飞蛾在飞舞。

  她盯着飞蛾,说:“你说这飞蛾是不是傻?为什么一次一次的向灯扑去,明知道扑去会死,为何还要扑?是不是傻啊?”

  男人仍旧转着酒杯,说:“飞蛾不傻,傻的是灯,是灯辜负了飞蛾的一往情深罢了!”

  她苦笑着,心里想眼前这个汉子,五大三粗的,心思还如此细腻,他不过是到我店里买包子的客人而已,难道我心里的苦楚他能明白么?男人一连喝了两杯酒,说:“明知飞蛾扑火没有结果,为何还要比作飞蛾?比作蝴蝶多好,蝴蝶遇到花儿两不伤害,最起码还留个念想是吧?”“都是命,既成了飞蛾,还能成蝴蝶么?”她说。

  “忘掉过去,就变成蝴蝶了。”男人说。

  “忘不掉的,忘不掉当初我如飞蛾一样的扑向他!忘不掉他甜言蜜语后的冷漠,为他付出了一切,为他生了儿子,还是感动不了他。一次次地伤害了我的心,他心里却总装着别人。你说,我能咋办呀!”

  男人又喝了两杯酒,有些醉意,对她说:“当飞蛾变成蝴蝶的时候,就会好的!”

  男人起身,站了几下没站起,因为男人的确醉了。

  她说:“今晚你醉了,别走了。”

  男人揉揉醉眼,说:“不行,得走……这样不妥,孤男……寡……寡女的……不妥当。”

  她笑着说:“没什么不妥当的,我说妥当便妥当,明天起我不再是飞蛾,我是蝴蝶,你就是那花儿,我采你!”

  “什……什么?你是……蝴蝶?我……我是啥?是花儿?”

  “对!你是花儿,我来采你这朵花儿!”

  “哈哈哈”屋里灯灭了。灯灭了自然就没有了飞蛾。

  从那以后,她脸上也有了微笑,心情格外美丽。包子铺来光顾的人也多了起来。

  又是黄昏,华灯初上,也是飞蛾绕灯盘旋的时候,男人来了。

  这次男人带着行李,告诉她,这里活干完了,准备回家乡去,特意再看一眼她。

  她的心里忽然感到空荡荡的,莫名的失落。

  她说:“我做的包子还没抵够你给我的钱数,咋办?”

  男人笑呵呵说:“没抵够就不抵了,我也记不清了就算了吧!将来我要是还来这里干活,又吃你做的包子。”

  她也笑着说:“你既然爱吃我做的包子,我在你家门口摆个摊买包子,专卖给你可好?”

  “好,咱明天就走,带上你儿子咱一块走!”男人说。

  “儿子我就不带了,我跟我男人离婚了,儿子就归他了。”她说。

  “那么你以后咋办?”

  “给你做包子啊!”

  “哦,好,哦好!”

  翌日,她随男人到了男人的家乡,也见了男人的妈妈。

  男人的妈妈反复打量一下她,结论是这女人来路不明,与她处对象很不可靠。

  男人跪到妈妈面前发誓,说这个女子命运多舛,多么不容易!

  他妈妈仍不为之所动,仍说来路不明,不可靠。

  她把男人扶起来,擦去男人的眼泪,说:“我就是飞蛾的命,生来就是扑火的。你放心,我说过在你家门口摆摊卖包子,即便没有一个人来买,我也要做,因为我只为你一个人做!”

  男人一把搂住她说:“你做多少,我就买多少!”

  男人妈妈高兴地说:“我明儿把三间屋子腾出来,给你们开包子铺,可好?”

  当天下午,鞭炮齐鸣,包子铺就开张了,这包子铺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:“灯蛾包子铺”。

(责任编辑:池墨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发布者资料
当年北乔峰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:2015-03-31 14:03 最后登录:2019-10-09 18:10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